• <sub id="s9gux"></sub>
  • <form id="s9gux"></form>
      <wbr id="s9gux"></wbr>
      <sub id="s9gux"><listing id="s9gux"></listing></sub>
    1. 您好,萬沃德翻譯集團歡迎您的光臨!
      全國統一24H翻譯服務熱線
      400-630-1809

      萬沃德翻譯公司

      萬沃德電話

      翻譯理論

      關于我們

      聯系我們

      全國統一服務熱線:

      400-630-1809
      大客戶專線:15120017697
      業務專用QQ:68069552
      傳真:010-82641630
      Email:68069552@qq.com
      投訴建議:18611121626
      網址:www.aashukan.com

      地址:北京市海淀區清華大學東路金碼大廈B座1809室

      騰訊微博 新浪微博

      翻譯理論

      當前位置:主頁 > 翻譯理論 >

      翻譯行業正在結構轉型 “翻譯大師”該重新定義

          去年11月,大翻譯家楊憲益先生去世;上個月,又一位巨匠——德語文學翻譯家,尤其擅長德語詩歌翻譯的錢春綺先生因病離世。
          這些年,每當有大師故去,他所在的那個領域總會浮現出一個沉重話題:誰能補上大師留下的空缺?這回是翻譯界。
          然而,這回翻譯界的議論遠遠超出了“企盼新的文學翻譯大師”的范圍。因為,盡管人們習慣性地只把文學翻譯視作孕育翻譯大師的土壤,但內行深知,許多非文學類翻譯的艱難并不在文學翻譯之下,而且能否準確達意,更具實際后果。非文學類翻譯領域,同樣需要大師,同樣應當給有成就、有貢獻者相稱的尊重和榮譽——現在該重新定義“翻譯大師”了。
          如今90%以上是非文學類翻譯
          傅雷、梁實秋、朱生豪、楊憲益等等文學翻譯大師的名字,為人們熟知。不過,如果今天一說“大師”就只想到文學翻譯,那說明你對翻譯這個行業的認知“落伍”了。
          上海翻譯家協會副會長、上海外國語大學高級翻譯學院院長柴明颎告訴記者,根據國際上的粗略統計,目前90%以上譯者所做的,都是非文學類翻譯,從字斟句酌務求嚴密的法律典籍,到表述微妙暗藏機關的外交文件;從專業艱深的科技論文,到類型復雜的商務文本……隨著全球化進程加快,非文學類翻譯的量日長夜大。這一來,文學翻譯在翻譯總量中所占的比例已不足10%。我們或許能據此預計,今后的翻譯大師將可能產生于科技類、法律類甚至商務類翻譯領域。
          接受采訪時,柴明颎案頭正放著一整套中國申辦世博會的官方文件,像大辭典那樣厚厚一摞。這套文本由上海外國語大學翻譯專業的老師們承擔翻譯,最大難點是其中涉及專業術語無數,需要一一找到與中文對應的外語慣用詞匯,以求準確規范。
          柴明颎說,與文學翻譯相比,非文學類翻譯“深入”于各個專業領域,與普通公眾的距離較遠,所以譯者的知名度不可能高。“比如我們如今都受惠于高新技術,而科技的發展離不開充分的跨國交流,眾多譯者為此付出自己獨特的辛勞,但誰知道他們的名字啊?”
          翻譯界眼下已向專業細分發展
          翻譯行業正在“結構轉型”,大量需要既精通某些專業又擅長翻譯的“復合型”人才。
          “很多人以為,外語不錯,中文也不錯,就能當翻譯了——這是公眾包括高校外語教學對翻譯的最大誤解!”滬上翻譯界一位資深專家告訴記者,目前我國高校英語系每年的畢業生約有12萬人,盡管能通過考級、考證,順利畢了業,但鮮有人能直接勝任翻譯工作。“識英文,但缺乏專業知識,是這些學生的最大硬傷!因為眼下的翻譯界,已經向專業細分發展。”
          比如,英語系畢業生涉足法律翻譯,不僅英語基礎要打得極好,中文功底也要好,還必須懂法律專業知識——但只接受過一些專業訓練,翻出來的法律文件仍會錯誤百出:或用詞不精當,造成譯本上的法律漏洞;或用詞過于書面化,別人難看懂……法律英語的翻譯孰優孰劣,有一套非常明確而完備的標準。譯文做到準確、簡潔、規范,是這個專業領域翻譯的最大難點。
          上外高級翻譯學院專門培養職業翻譯。柴明颎介紹說:他們只招研究生,能考上的學生,英語學得都不錯,但剛上手時翻譯的文本、文件,遠遠不能達到職業翻譯的要求,必須在求學期間經受“千錘百煉”。
          “翻譯是一個很專業的領域,判斷一個譯者是否合格、優秀,標尺是他翻譯的作品是否符合行業規范。”在柴明颎看來,非文學類翻譯領域如果要遴選“大師”,那標準必定與文學翻譯有很大不同。
          “翻譯中國”或將依靠跨界合作
          楊憲益先生離去,留給人們的最大擔心是:今后還有誰能像他那樣“翻譯中國”。一些業內人士指出,“楊先生‘翻譯中國’的成就給了后人一個啟示——成功的翻譯需要合作。”楊憲益和他的英國夫人戴乃迭合作翻譯的全本《紅樓夢》,正是“合作翻譯”的典范。
          其實,在各個專門領域,成功的譯作也有賴于翻譯和各行當專家的合作。上外高翻學院眼下正在翻譯聯合國環境署的一些官方文本,其中涉及大量化學、管理、政治等學科和領域的專業知識。譯者不僅需要自己補課,必要時得邀請專業人士加入合作。
          翻譯界人士還有個說法:隨著老一輩翻譯家離去,一個時代已然終結,未來中國的傳統典籍要借助翻譯“走出去”,其途徑極可能是多環節的分工合作——先由文史專家把典籍的文言文譯成現代漢語,再由翻譯譯成外語,最后,還需由外國專家矯正表述、潤色文字。
      ?
      九九线精品视频在线观看视频,九九精品视频免费久久99看,九九视频只有精品高清